话剧《牌坊》观后:挣扎在历史漩涡中的操守

时间:2016年02月22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甘铁生

  在当今“快餐文化”“肥皂剧”文化的浪潮中,优秀的严肃艺术作品如吉光片羽。但近日看罢刘进元编剧、杨立新导演的话剧《牌坊》却让我为之一振。

  毫无疑问,这是中国话剧舞台在近年来难得的一出好戏。选择在宏伟庞大的历史背景下结构话剧,并且从建造一个小小的牌坊入手,从而将那个时代提纲挈领、举重若轻地拂袖而出,可以说是编剧刘进元的创作力和艺术思维进入成熟阶段的标志。甲午惨败后,西方列强划分在华势力范围,华北农村频繁发生教案,天灾频仍及宫廷权力争斗激化,“义和团”兴起。1900年6月,清王朝允许义和团进驻北京“扶清灭洋”,最终引发八国联军远征。只3个月,清廷便发布“上谕”,称“此案初起,义和团实为肇祸之由,今欲拔本塞源,非痛加铲除不可”。又3个月过去,李鸿章和奕劻代表清政府与列强谈判议和,在《辛丑条约》正式签订之前,清政府决定提前实施《议和大纲》中的条款为德国公使克林德在被杀地点建一座纪念碑。就在世界列强欲瓜分中国之际,国难降临时,一方面,清王朝面临前所未有的根基动摇,另一方面,在民怨沸腾中,他们还在继续施展他们的淫威。戏剧《牌坊》就是在这样尖锐、复杂的民族危亡状态中,围绕建四柱三间七楼的“功德碑”,展开了历史画卷和茂兴营造厂老板蒯鹤年——这位著名工匠一家人内心的艰难抉择和厮杀。

  其实这就是辛亥革命前夜,整个国人生存的缩影。整出话剧情节环环相扣,人物个性鲜明、展开了尖锐的冲突,从而将历史的画卷惊心动魄地展现在眼前。观看的过程中,我脑海中不时闪现孟子话:“天子不仁,不保四海;诸侯不仁,不保社稷;卿大夫不仁,不保宗庙;士庶人不仁,不保四体。”

  事情正是这样。清王朝腐败透顶,甲午惨败后,国运衰微、民怨沸腾。统治者却依然我行我素,视国民如蝼蚁。“宁受外辱,不让家奴”,依然威风凛凛地下“圣旨”。这种“不仁”,直接导致的结果就是“四海不保”。而各封疆大吏也是难保社稷,以至慈禧等仓皇逃至西安避难。“卿大夫不仁”——仍是唯命是从,不管不顾地命令蒯鹤年接旨建牌坊。不接,就如孟子所言“不保四体”。就是在这样生与死、气节和辱没名节的尖锐矛盾中,整台戏中蒯氏家族及所有参与者都陷入不可名状的焦灼之中。

  蒯鹤年的岳父岳母一家人在抵抗外侵的战乱中死去,家仇未报,却要给侵略者建造功德碑!于是他的妻子声言要在牌坊建成之日遁入空门。而不接旨,整个蒯家的祖业及其悠久的手艺不但要失传,还有可能遭遇满门抄斩。这种煎熬正是戏剧的强劲动力。

  于是我们看到,那个时代中挣扎的灵魂,在艰难的抉择中,所表现出的超乎寻常的生存智慧。蒯鹤年的母亲为了保住家业,命令所有人要对蒯鹤年隐瞒皇上的谕旨;工部郎中仲祺假造光绪皇帝的御笔亲书“正气浩荡”;技术最棒的掌柜耿明礼为了不给洋人修牌坊,竟然自残断腿,被抓进大牢……蒯鹤年心里却揣着一笔大账:既要让家族毛发无损地度过这段艰难的岁月,还要保住北京这座古城和她的子民。他开始也许被亲人蒙蔽,后来洞悉一切后又揣着明白装糊涂,忍辱负重地修牌坊。于是在涌动的暗潮中,各种危机发展着、冲突着……最后,牌坊建成,蒯鹤年看到皇上向洋人认罪服软的谕旨,他按照早已经选择好的方式饮鸩自尽。

  整出戏都让人有荡气回肠之感。在那样艰难的生存状态中,难能可贵的是,蒯鹤年一家,包括凝聚在他身边的人,都胸怀凛然正气,将个人安危弃之不顾,只是考虑国耻民愤,考虑民族气节,坚守着道德的底线!

  就演员来讲,我也看到,新一代北京人艺的表演艺术家非凡的功力。舞台上,演员们哪怕是配角,那一招一式、一举手一抬足,都充满了韵味。过去看《茶馆》《小井胡同》等戏,那时于是之等老一代表演艺术家还在,看着很受艺术感染和熏陶。如今看新的表演艺术家们的表演,仍然是受到强烈的艺术熏陶和震撼。当然,导演是整出话剧的灵魂。如果没有导演高屋建瓴的审美目光和指挥调度舞台的能力,就不会有戏剧的成功。

  因此从各方面看,我都觉得这是一部有着严肃语境和艺术造诣的、极具现实意义的话剧。我们今天应该怎样坚守道德操守,怎样生存得更加纯粹和光彩,话剧《牌坊》给了我们很好的答案。

《辛丑条约》的签订

中国完全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开端

《辛丑条约》即《辛丑议定书》或《辛丑各国和约》。

1901年9月7日(清光绪二十七年七月二十五日),奕□、李鸿章代表清政府,与英、

俄、德、法、美、日、意、西、荷、比、奥11国公使,在最后议定书上签字。1901年是

夏历辛丑年,所以最后议定书又称为《辛丑条约》。

早在1900年8月14日八国联军攻陷北京以前,慈禧太后为了勾结帝国主义以对付义

和团,便任命李鸿章为议和全权大臣,从广东进京与列强谈判。8月24日发布上谕,允

准李鸿章便宜行事,会同庆亲王奕□迅速办理「和局」。慈禧太后为求得帝国主义列强

对她的「宽恕」,9月7日发布「剿匪」上谕,正式「痛剿」义和团。9月25日又宣布惩

处放任义和团的载漪、载勋、刚毅、赵舒翘等亲贵重臣,并加派亲英国和日本的刘坤一、

张之洞,参与谈判。12月24日,11个国家(除武装入侵的八国外,还有比利时、西班牙、

荷兰)联合提出《议和大纲》12条。逃亡在西安的慈禧太后,见「大纲」并未把自己当

作「祸首」惩办,喜出望外,马上表示:

「所有十二条大纲,应即照允。」慈禧太后这一系列作为,就是向帝国主义列强表

示「悔过」,帝国主义各国终于决定,仍然让她继续维持这个「懦弱」的政府。

实际上,议和谈判活动不是在奕□、李鸿章等与列强代表之间,而是在帝国主义列

强之间进行。在「惩凶」、赔款等问题上,他们争吵为时近一年,直到基本上满足了各

自利益要求之后,1901年9月7日,(光绪二十七年七月二十五日),奕□和李鸿章才代

表清政府,与英、法、日、俄、德、美、意、奥、西、比、荷等11国的代表,在最后议

定协定书上签字。

《辛丑条约》,共有12款19个附件,是一个性质空前的奴役性条约,主要内容如下:

清政府向各国赔款白银4亿5千万两,加上年息4厘,分39年付清,本利共达9

亿8千多万两,还有各省地方赔款2000多万两,总数超过了10亿两。

各国在北京东交民巷单独设立使馆区,可在使馆区内驻兵,中国人不准在此

区域内居住。

将大沽炮台和从大沽到北京的沿线炮台「一律削平」。在天津周围10公里内,

不准驻扎中国军队;准许各国派兵驻扎在京榆铁路沿线的山海关、秦皇岛、昌黎、滦州、

唐山、芦台、塘沽、军粮城、天津、杨村、廊坊、黄村等12个战略要地。禁止军火和制

造军火的原料运入中国,为期2年,还可延长禁运期。

清政府惩办「首祸诸臣将」;在外国「人民遇害被虐之城镇,停止文武各等

考试五年」。今后永远禁止中国人民成立或加入任何反帝组织,「违者皆斩」。清政府

地方官吏所属境内「如复滋伤害诸国人民之事,或再有违约之行,必须立时弹压惩办」,

否则「即行革职,永不叙用」。

总理衙门改为外务部,「班列六部之前」,办理对外事宜。又规定「变通诸

国钦差大臣觐见礼节」。

德国公使克林德、日本公使馆书记生杉山彬,在义和团运动中被击毙。条约

规定为克林德建立牌坊,对杉山彬「用优荣之典」,并派王大臣赴德、日「谢罪」。

从上述条款的主要内容可以看出,《辛丑条约》是帝国主义用反革命暴力强加在中

国人民身上的沉重的的殖民枷锁,也是维系中外反动派勾结的清王朝的空前的卖身契。

通过这个条约,列强得以大大加强其在华的统治势力,进行野蛮的军事监督、政治奴役

和经济掠夺,使中国完全成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

首先,清政府为了「结与国之欢心」,出卖国家民族主权,成了列强共同监督的

「守土长官」。

列强在北京强行划定的「使馆区」,是一个「国中之国」,在所划地界内,强拆民

宅,大面积霸占公私地亩,厚筑高墙,又设炮位,建筑了俄、美、法、德、英、日、意

等7国兵营,墙外各辟空地,作为操场,并树立了「保卫界内、禁止穿行」的木牌。以

武力为后盾的公使团成了清朝的太上政府,严重地侵犯和破坏了中国领土主权,是对中

华民族的莫大侮辱。

平毁大沽炮台,在京榆铁路沿线驻扎外国军队,解除了京畿战略要地的警备,使北

京的大门洞开,让帝国主义强盗自由进出,中国无权过问。在2年内

不准中国输入军火或生产军火的材料,这是要把本来就极为落后的中国军事装备和军火

生产能力,削弱到更低的水平,使之有国无防,任从列强宰割欺凌。

清政府按照条约的规定,派亲王、重臣赴德、日两国赔礼认罪,为克林德树立牌坊,

澳门金沙,为被毁坟茔建立碑碣,一批批地公布惩凶名单,这些做法,严重损害了中国国家民族的

尊严,打击了反帝爱国群众运动的正气,等于承认帝国主义侵华活动有理、合法,助长

了帝国主义者、外国传教士、不法教民的反动气焰,使他们有恃无恐,更加去肆虐横行。

在义和团活动过的地区停止5年文武考试,目的是为了警告那些日后有可能成为官吏的

各类知识分子,一切仇恨和反对帝国主义的行动,都将受到惩罚。严禁组织或加入反帝

结社,违者处斩,以及对一切镇压人民反帝斗争不力的各级地方官员严惩不贷,是把中

国人民当作不容反抗的奴隶,各级官吏则是受列强支配的奴隶总管的鹰

犬。在帝国主义看来,总理衙门办事不力,为了便于中外反动势力勾结,强令清政府将

它改为外务部,使之成为能在公使团指挥下迅速贯彻各国旨意的卖国机构。至于改革使

臣的觐见礼节,则是为了消除中外反动派之间的隔阂,便于列强对清朝最高统治集团施

加压力和影响。www.lishixinzhi.com条约的政治实质,即在于此。

再者,帝国主义贪婪的勒索,使中国的经济陷于崩溃状态。

《辛丑条约》规定的赔款(称为「大赔款」或「庚子赔款」),按当时全国人口计

算,是每人1两。这种对中国人民的勒索,确是「旷古罕闻」的。但是实际支付的数目

还不止此。赔款是从1902年起开付,中国应支付赔款自1901年7月1日到12月31日的利息

900万两;这笔利息从1902年起,3年内清还,4厘息,又需支付利息100万海关两。条约

规定赔款用银支付,即以海关银两市价易成金款支付,均具全国货币比值;但帝国主义

蛮不讲理,提出所谓镑亏,即赔款补充债款问题。当时金价日涨,银价日落,各国强令

中国承认将赔款改作以金计算,大大超过原赔款的金额。

按照条约,中国将海关的绝大部分税收都用以偿还借款本息。当时海关

税收每年约2000多万两,为清朝政府主要的一项财政收入。控制海关就基本上能够左右

中国财政,并保证对中国资本输出的安全。更为重要的是,控制海关可以垄断中国进出

口贸易,保证帝国主义以低税率输入商品和输出原料,从根本上取消了中国实行关税保

护制度的可能性。

对于这样一个空前屈辱的条约,以慈禧太后为首的清政府却全盘接受了。她在《罪

己诏》中竟厚颜无耻地宣称:「今兹议约,不侵我主权,不割我土地,念列邦之见谅,

疾愚暴之无知,事后追思,惭愤交集。」还保证今后要「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

心」。这是愿意做帝国主义在中国的忠实奴才的表白,从此清政府成了「洋人的朝廷」。

1901年10月6日,慈禧太后随带行李车3000辆,离开西安,回返京城,沿途修路设宫,

远近征调,勒索供应。1902年1月7日,回到紫禁城。后来又大修颐和园,日费万金。从

此,帝国主义与清政府完全勾结在一起,狼狈为奸,共同奴役中国人民。

《辛丑条约》记录的是近代中国一段屈辱的历史,它激起了中华民族的旧恨新仇,

中国人民在反帝反封建的斗争实践中,进一步觉醒起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