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来根

治理空心村,“空心”如何变“花心”

6月10日,虽说是夏收的农忙日子,可江苏省兴化市戴南镇顾庄村“农民文化娱乐广场”上,农民依然忙里偷闲观看该村自编自演的乡土文艺节目。而这个“农民文化娱乐广场”本身就演绎了一段真实而生动的新闻故事。

河北盐山县成立农宅合作社探求破解之道

该村的农民文化娱乐广场,原为村庄地段的一条东西长约200米、南北宽约20米的臭水沟。几年前由村集体填埋后成了一块闲置的地皮,周围农户你占一块搭猪圈、建茅房,他挪一处堆草垛、栽蔬菜,地块越侵越小,垃圾越积越多,村集体的公共资源成了私人乱占乱用的臭废墟。

编者按:近年来,受多种因素影响,不少村庄中心地带老旧房屋宅基地出现闲置,“空心村”浪费了有限的土地资源,影响了农村景观布局,制约了美丽乡村建设的步伐。怎样盘活这些闲置的土地资源,各地进行了多种尝试。河北省盐山县通过成立农宅合作社,以拆除的废旧房屋入股,种植绿化苗木用来分红,为美丽乡村建设趟出了一条路子。

几经座谈、研讨,支部决定整治这块臭废墟。通过了解,这块场地被占用最大地段的是3家姓汤的村民,村里人称之为碰不得的“三角铁”。

石磊 本报记者郝凌峰

占用地块最东端的村民叫汤小林,几经上门做工作,通情达理的汤小林没提任何补偿条件,先人一步,很快就拆除了猪圈和羊棚;

“俺家这个破房框子,没有什么用,每逢下大雨,怕有什么闪失砸着人,现在村里给拆了,俺的一块心病终于去掉了,这不还在闲置的土地种上了树,卖苗木挣了钱也给我们分一块儿,真是求之不得的大好事呀!”河北省盐山县沙窝村67岁的刘秀芬见着记者,话匣子打开就停不下来了。

人称“老绵羊”的村民汤永宏也表态爽朗,领头拆台阶、清障物;

1 人走房空建新不拆旧土地资源盘活直指空心村

原来满以为拆迁最难啃的“硬骨头”要算是已故退休老人汤永龙屋后的蔬菜园,其老伴天天以守园浇水、培育蔬菜为乐趣,想不到汤老伴二话没说,抢先一拍,无偿地腾让出自家的蔬菜园地,新砌了围墙,栽起了树木。

近年来,随着城镇化建设的加快,农村出现了“人走房空”、“建新不拆旧”的“空心村”现象,很多老房子破败不堪、杂草丛生,遇到阴雨天还有随时倒塌的危险。怎样盘活这些闲置的土地资源,成为很多基层部门面对的新课题。盐山县通过试点,推出“成立农宅合作社,以拆除的废旧房屋入股,种植绿化苗木用来分红”的解决方案,为美丽乡村建设趟出一条新路子。

由于这三家姓汤的村民拆除时带了头、领了先,其他13家农户也跟着清理了草堆、杂物,退出了多年来占用的地块,该村很快建成了一个能容纳3000多人观看影戏的乡村文化娱乐广场,村民的文化休闲娱乐有了去处。

“有的户常年在外地打工不回来,还有的全家搬到县城里住,实际全村的常住人口在1000人左右。”说话的是圣佛镇沙窝村会计孙云格,老孙担任村会计多年,对村里的情况相当熟悉。别看沙窝村只有280户人家,可是新房、老房算在一起,总共有400来处,而且大部分老房子都年久失修,破败不堪。不但有碍观瞻,而且还有随时倒塌的危险。

说起这些破败不堪的老房子逐年增多的原因,圣佛镇党委书记阎胜坡坦言:“原先在农村是盖房娶媳妇,现如今,农村的年轻人结婚,都是去县城买房,在农村盖房娶媳妇的少了,很多农民家里就出现了这么一种状况,一家有一处养老房,没人住的老房子也不修缮,经过风吹雨淋,没几年就变成了危房。”这种情况造成农村空心化趋势越来越明显,村庄路坎壕边的空地、废坑塘、废宅基地、荒片等越来越多,这些资源长期闲置不说,还成了村内“脏乱差”集中的地方。

2 废旧宅基破猪圈有碍观瞻倒逼效应谋求改观

沙窝村是个红旗村。2016年,该村被确定为贫困地区综合文化服务中心示范村,新建了1100平方米文化广场和200平方米便民活动中心。虽然大街、广场挺漂亮,但是村内的老房子却有碍观瞻。而且,除了这些破败不堪的老房子外,原先村里搞散养猪时,几乎家家户户都有猪圈。这几年猪不养了,但是猪圈仍在那儿,成了垃圾坑,臭烘烘。

现任村支部书记孙长龙有一个习惯,每天早起都会围着村子溜一圈儿,每次看到这几个破猪圈和几处旧宅基怎么看怎么不顺眼。他就琢磨,美丽乡村创建不仅注重外在美,更要强化内在美。怎么改变这一现状呢?每次镇上开会,他就和其他兄弟村的支部书记沟通商量办法,还先后召开村“两委”会和村民代表会,让大家说想法、提意见,最终提出成立“农宅合作社”的想法,就是农户把老房子、路边猪圈、闲置零散地块以入股的形式加入合作社,管理权全部收归村集体管理,由合作社统一进行拆除、清理以及规划利用,种植绿化苗木,将来苗木的收益,根据测量面积,农户与合作社按3:7的比例进行分红。

3 拆废宅入股分红平整绿化建花园

在一切安排妥当后,沙窝村和西街村先行先试。3月初,他们用了2辆大型机械、6辆农用机械将55处破败不堪的老房子、72处圈舍全部拆掉,腾出了2万多平方米,不到30亩地。由于这项工作属于创新,没有经验可以借鉴,为防止出意外,镇村的相关领导当时都在现场盯着,而实际拆除却非常顺利,说明老百姓很支持。

早在拆除老房子之前,圣佛镇就带着镇村干部去山东考察绿化苗木,根据沧州市林业局有关技术人员建议,由镇村两级共同协调出资统一订购了目前市场前景较好、收益较高的城市绿化苗木——海棠、紫叶李和金叶榆。由拆除空闲宅基地的农户参股,村集体和空闲宅基户签订分红协议,商定第三年出圃销售后共同分红。目前,4000多株海棠和紫叶李种植在腾出来的空地上,郁郁葱葱,长势喜人,为治理“空心村”趟出了新路子。

更值得一提的是,老房子拆除下来的砖头瓦块不仅没有被扔掉,还被“废物利用”,铺成林间小路,形成了小游园,而老房子房前屋后的老树、大树也都被保留了下来。盐山县领导深知,拆旧不是盲目地一切重来,还要保留本户人的乡愁和根脉,这是村疤和胎记,会勾起人们的乡愁记忆,拆旧不能把乡愁记忆拆没了。

“这样一来,不仅治理了农村的脏乱差,还治理了空心村,更消除了安全隐患。”孙云格告诉记者,原先对于这些破败不堪的老房子真挺担心,“人家不在家住,如果下大雨,房顶塌下来,院墙倒了,邻居确实挺提心吊胆的,现在不用了。”

而在沙窝村村民赵玉英看来,除了自家环境改善外,还能增加一份收益。原先赵玉英家东侧是两个猪圈,后来猪不养了,猪圈成了垃圾坑,附近的农户都把垃圾往里倒,夏天臭气熏天,苍蝇乱飞。沙窝村治理“空心村”的举措推出后,猪圈被拆除,种植了绿化苗木。“现在,出门就是小花园,俺心里可爽了。”赵玉英一脸满足地说,“不仅我家和村里的环境变好了,将来我还能获得一份收益呢。这生意,划算!”

金沙网上娱乐,小庄乡赵庄村临近圣佛镇,驻该村扶贫的沧州市政府办工作队则将该做法纳入精准扶贫、精准脱贫中,帮助贫困户赵万里把7分地的空闲宅基改造成了小花圃,种上玫瑰和月季,到明年就能出圃销售了。今年65岁的赵万里高兴地说:“工作队把我家这块老宅基给盘活了,这些地块的管理权全部统一收归村集体管理,到明年一出圃最起码我的零花钱不用愁了。”

责任编辑:刘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