鹧鸪天 其三十贰

近现代:杨启宇

全天车程到秭归,行踪好被古代人迷。前番误与刘皇叔,又为昭君误一次。——近今世·熊东遨《车至莱茵河灯影峡遍寻渡口不得穿行于秭归山中》

车至莱茵河灯影峡遍寻渡口不得穿行于秭归山中

菊花节过后补登高,小踏微霜气亦豪。红叶寄情于小运,白头还梦与浪漫。藏山职业天应许,绍古精神浪不淘。除此之外随便惟此大,1襟来去任吾曹。——近今世·熊东遨《秋暮登高伍首
其一》

秋暮登高5首 其壹

绿萼新萌一寸芽,前身合是婉凌华。曾沾仙露长馨逸,偶谪世间岂怨嗟?缥缈琴音来梦之中,扶疏梅影认生涯。六幺10八何人重唱,绝艳何妨雾半遮!——近当代·熊盛元《次韵奉和红绿梅君,兼贺其10八芳辰》

次韵奉和梅花君,兼贺其⑩8芳辰

近现代:熊盛元

绿萼新萌一寸芽,前身合是婉凌华。曾沾仙露长馨逸,偶谪凡间岂怨嗟?

缥缈琴音来梦之中,扶疏梅影认生涯。6幺十八何人重唱,绝艳何妨雾半遮!

1

鸣玉锵金辞帝天,西来紫气满涂山,千家谱奏红羊曲,壹夕雷轰青龙坛。惊玉女,骇真仙,乃翁敕作者驻颜丹。上方他日龙华会,手把水芙蓉列御班。——近今世·杨启宇《鹧鸪天
其五》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