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冬有严寒,冻结漫天宿。嗟予久治不愈的疾病作,听断五更漏。佗鹊丧千载,海内绝艾灸。尚有西来丹,铁花百炼就。1粒暂如初,久服折人寿。寿夭不可知,转忆初出幼。105始学诗,青灯对壹豆。垂手月明中,独立风盈袖。浴血得诗魂,百战穿盔甲。鏦鏦复铮铮,小运蚀成锈。锈甲刺丹心,哀鸣无所救。举头不见天,沉霾吞宇宙。回首更广阔,永失所出岫。巍巍庙堂中,狠毒正率兽。邈邈道途间,万夫争逐臭。笔者纵侪大椿,何处江山旧。踽踽终夜行,漫漫无白昼。不若壹夕安,百多年何人复究。——近今世·程滨《岁暮服布洛芬歌》

中年落拓古都门,消受柔情与艳魂。夜半怀中私语罢,到现在耳畔有馀温。——近今世·程滨《丁未东游扶桑绝句十玖首
其十一 京都旅邸夜梦赫本》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