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放翁千古才,沈园非是旧池台。一生铁马风浪气,梦断香销挽不回。——近今世·何永沂《昆明行
其① 沈园》

问题:部分说陆务观的《钗头凤》令人泣血感人,你掌握唐婉是哪些恢复生机的吗?

绍兴行 其一 沈园

近现代:何永沂

冰释已千秋,更有啥人继胜游。东去江流西落日,古今如此一登楼。——近今世·吴金水《天壹阁》

黄鹤楼

沉睡一梦过千州,车外残云尚未收。岳色迎人青嶂乱,河涛涵日白光浮。窗前风景开长卷,笔下文章记壮游。世路无涯人易老,远怀要趁少年酬。——近今世·吴金水《赴黔车里作》

赴黔车里作

只影惠灵顿去,壮哉此壹游。古都文物盛,残迹歌星求。小别仍哀痛,搜奇莫滞留。愿君多动笔,诗简慰朋俦。——近当代·余菊庵《离别春野居士旅游夏洛特》

告辞春野居士旅游罗利

近现代:余菊庵

只影布里Stowe去,壮哉此1游。古都文物盛,残迹歌唱家求。

小别仍忧伤,搜奇莫滞留。愿君多动笔,诗简慰朋俦。

1

回答:

陆务观和唐婉的两首钗头凤词,题壁于沈园,近千年来,几个人唏嘘,几人感慨。

陆游

红酥手,黄腾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壹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春如旧,人空瘦,眼泪的印迹红浥鲛绢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唐婉和词

人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水印迹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难、难、难!/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词作者诉离情,写怨恨,叹无奈,寄相思。虽拜别了,两颗心仍紧紧拴在联合,无奈中只可以偷偷以泪洗面,多么难啊!昨今分歧,身体稳步消瘦,满腹心事向哪个人诉,还要藏着那分昔日的心境装欢颜,去瞒住外人。

当然是天作之合,却被六母棒打鸳鸯散,当中滋味,哪个人能体味。馋言多可怕,硬生生被折散,长戚戚,叫人痛定思痛。不久南宋婉抑郁而死,陆务观平生难忘这段情,又写下不少诗作,寄托对唐婉的最棒挂念。
9992019.com 1
9992019.com 2

回答:

陆务观是存诗最多的作家,然很几人只记住了她的《钗头凤》。

陆务观与前妻唐婉的情爱,出自宋人笔记,周全《海外奇谈》、陈鹄《耆旧续闻》以及《历代诗余》等。

游,少年时娶大姨子唐婉为妻,伉俪情深。奈何陆母不喜,逼游休妻另娶,婉亦改嫁名士赵士程。

几年后,115五年,33岁的陆务观,金华沈园里,偶遇唐婉夫妻,唐婉请求娃他爸遣仆送酒肴应接,令陆务观感伤不已,

沈园壁题《钗头凤》,

红酥手,黄縢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1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水印迹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酥:柔嫩细嫩。

离索:因分手而孤独。

鲛绡:薄而轻的化学纤维。

上片偶遇,手红,酒黄,柳绿,色彩的花哨掩饰不住久别重逢的欢悦,然风恶情薄,满怀愁绪则又是念及旧情难忘的极度痛心与忧伤。

下片凄苦,春依然,人空瘦,团聚悲,泪湿衣,桃花落,池阁废,美景荒芜,冷落的风光映衬诗人百感交集,万箭穿心的根本与无奈。

最妙非“错,错,错”与“莫,莫,莫”不可。

八个“错”,蓄势待发,是散文家“不敢逆长者意”而“与妇诀“的气愤,是对封建家庭的愤怒遣责,更是诗人未百折不回到底,错不可补的痛恨!

三个“莫”,哀绝之音,是对前妻真挚深沉爱的难以自拔,是斯人依然却无法厮守的忏悔未及,更是此前情份不可沉湎的沉痛无奈与自劝手淫!

干什么陆务观有如此之感慨?

1一5三年,陆务观进京考试,因秦相之孙而未被圈定,此后被秦会之压制向来仕途不顺,这段经历对满腹才华,躇踌满志的青春陆务观来讲是十分大的打击。

而当时⑥母也或然是因顾虑陆务观沉溺夫妻之情而影响科学考察,才逼陆务观休弃唐婉。

那也可能有一些有一点点人财两空的落魄与波折?9992019.com 3新兴,唐婉再游沈园,并和了1首《钗头凤》,

人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水痕迹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妆欢。瞒,瞒,瞒!

9992019.com,笺:写出。

秋千索:精神忧惚,似摇拽的秋千。

衰老:衰残将尽。

相比于陆务观,那首更为凄苦哀绝,两层毫无亮色,句句皆为别后难言之凄苦,犹雨后花落,秋千飘荡,孤独愁难也不得不强忍欢笑,

五个“难”,写出封建礼教苛刻残忍下,女人孤弱艰苦的地步,更是唐婉无能为力心急火燎的沉痛楚声!

多少个“瞒”,是迫于封建礼教而不得不俯首称臣的不得诉说,无法明语!

唐婉已觅良人赵士程,然依然情深不由己,误了生命。

陆游是辜负了!

《浮生陆记》里沈复,任由老人将妻赶出家门,但是是陪着陈芸一起离家,同甘共苦。

《孔雀东北飞》焦仲卿,任由阿妈休妻逐门,却也至孝至情,随刘兰芝殉情!

陆务观一生有妻有妾,唯仕途不顺,家国不平,

她的情意里掺杂了个体的周折,才会这么悲凉迷人!

四十多年后,柒十三虚岁的陆务观再游沈园再忆往昔,平生风雨与流离,始终欠唐婉壹深情,

巜沈园贰首 》

其一

梦断香消四拾年,沈园柳老不吹绵。 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壹泫然。

其二

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 难熬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回答:

陆务观和唐婉的爱意喜剧是闭门不出家长制的旧货,也是陆务观亏弱的结果,反映了相比较早的婆媳关系,他们四人的情意正剧正是东汉版的《孔雀西南飞》。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