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别休言缘份浅,一来便见酒杯深。高山清吐圆圆月,南曲消魂梦见今。——近当代·何永沂《忆钻石山雅聚有寄》

汉代一名儒,悠然此隐居。当年白鹿洞,讲学集高徒。——近今世·余菊庵《白鹿洞》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