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无天地虚留白,引导江山故弄玄。最是随心落红雨,乱涂乱抹不知年。——近当代·何永沂《题某君指画》

宝应二年1月,敕令州县每岁察秀才孝廉,取乡闾有孝悌廉耻之行荐焉。委有
司以礼待之,试其所通之学,《伍经》之内,理解壹经,兼能对策,达于理体者,
并量行业授官。其明经、贡士并停。国子学道举,亦宜准此。因杨绾之请也。诏下
朝臣集议,中书舍人贾至议,请依绾奏。有司奏曰:“窃以二〇一⑨年进士等,或旧业既
成,理难速改,或远州所送,身已在途,事须收奖。其今秋进士中有宁可旧业举试
者,亦听二〇一七年已后,1依新敕。”后绾议竟不行。自至德后,兵革未息,国学生不能廪食,生徒尽散,堂墉颓坏,常借兵健居止。至永泰贰年八月,国子祭酒萧昕上
言:“崇儒尚学,以正风教,乃王化之本也。”其月二二十二十三日,敕曰:

题某君指画

近现代:何永沂

峥嵘万仞倚银灰,绝顶徜徉暂忘形。遥指爱荷华河来碧落,閒看白日向苍冥。尘凡尘土安能到,劫外星槎信可经。蓬岛迢遥武陵杳,吾将长此酌山灵。——近当代·吴金水《终南山北峰閒步》

蒙邵阳北峰閒步

勋劳存党的历史,余事作作家。隶集汉碑意,竹传与可神。不忘游钓地,显示艺功新。与小编有同好,相逢愈觉亲。——近今世·余菊庵《一99三年十四月二1026日汕头市博物馆设立欧初业馀书法和绘画习作展览赋此贺赠》

1九九1年十四月2十七日佛山市博物馆办起欧初业馀书法和绘画习作展览赋此贺赠

任凭天晦雨风稠,一点寒灯独倚楼。气本幽燕非藉酒,句兼歌哭岂真油。庙堂无届不指鹿,坛坫有冠皆沐猴。最是上海航空航天大学空有志,笔端无计Twain柔。——近今世·吴金水《返京途中读点灯集遥寄何先生永沂》

返京途中读点灯集遥寄何先生永沂

近现代:吴金水

任凭天晦雨风稠,一点寒灯独倚楼。气本幽燕非藉酒,句兼歌哭岂真油。

清廷无届不指鹿,坛坫有冠皆沐猴。最是上海工业余大学学空有志,笔端无计Twain柔。

9992019.com,1

太宗贞观三年新正,亲祭先农,躬御耒耜,藉于千亩之甸。初,晋时南迁,后
魏来自云、朔,中原区别,又杂以犭熏戎,代历周、隋,此礼久废,近日始行之,
观者莫不骇跃。于是秘书郎岑文本献《藉田颂》以美之。初,议藉田方面所在,给
事中孔颖达曰:“礼,天皇藉田于南郊,诸侯于东郊。晋武帝犹于东北。今于城东
置坛,不合古礼。”太宗曰:“礼缘人情,亦何常之有。且《虞书》云‘平秩东作’,
则是尧、舜敬授人时,已在东矣。又乘青辂、推黛耜者,所以顺于春气,故知合在
东方。且朕见居少阳之地,田于东郊,盖其宜矣”于是遂定。自后每岁常令有司行
事。则天时,改藉田坛为先农。神龙元年,礼部都督祝钦明与礼官等奏曰:“谨按
卓越,无先农之文。《礼记·祭法》云:‘王自为立社,曰王社。’先儒以为社在
藉田,《诗》之《载芟篇序》云‘春藉田而祈社稷’是也。永徽年中犹名藉田,垂
拱已后删定,改为先农。先农与社,本是一神,频有改张,以惑人听。其先农坛请
改为帝社坛,以应礼经王社之义。其祭先农既改为帝社坛,仍准令用孟月吉亥祠后土,以勾龙氏配。”制从之。于是改先农为帝社坛,于坛西立帝稷坛,礼同太社、
太稷,其坛不备方色,所以异于太社也。睿宗太极元年,亲祀先农,躬耕帝藉。礼
毕,大赦,改元。

高宗显庆元年十一月戊午,皇后武氏有事于先蚕。玄宗后天二年一月辛未,皇后
王氏祀先蚕。肃宗乾元二年7月戊辰,皇后张氏祠先蚕于苑内,内外命妇同采焉。

会昌元年拾10月,中书门下奏:“准天宝三载四月十五日敕,‘9宫贵神,实司
水旱,功佐上帝,德庇佣工。冀喜谷岁登,灾祸不作。每至4时初节,令中书门下
往摄祭’者。准礼,9宫次玉皇大帝,坛在老子@宫、中岳庙上,用牲牢、璧币,类于
天地。天宝三载拾3月,玄宗亲祠。乾元2年菊秋,肃宗亲祀。伏自累年已来,水田和旱地愆候,恐是有司祷请,诚敬稍亏。今属鸣蜩,合修祀典,望至来年菊序祭日,差
宰臣一个人祷请。向后4时祭,并请差仆射、少师、太尉、御史、太常卿等官,所冀
稍重其事,以申严敬。臣等十一月二日已于延英面奏,伏奉圣旨令检仪注进来
者。今欲祭时,伏望令有司崇饰旧坛,务于严洁。”敕旨依奏。

朕志求理体,尤重儒术,先王大教,敢不底行。顷以戎狄多难,急于经略,太
学空设,诸生盖寡。弦诵之地,寂寥无声,函丈之间,殆将不扫。上庠及此,甚用
悯焉。今宇县攸宁,文武全才,方投戈而讲艺,俾释菜而行礼。4科咸进,陆艺复
兴,神人以和,风化浸美。日用此道,将无间然。

开元二104年11月庚辰,初置福星坛,祭福星及角、亢等7宿。天宝三年,
有术士苏嘉庆上言:“请于京东朝天坛东,置玖宫贵神坛,其坛十分之三,成三尺,四阶。其上依地方9坛,坛尺伍寸,西北曰为非作歹,正东曰焚寂,西南曰太阴,正南曰
天一,中心曰天符,正北曰太壹,东北曰摄提,正西曰咸池,西南曰黄龙。伍为中,
戴9履一,左3右七,贰四为上,6捌为下,符于遁甲。4开岁祭,尊为九宫贵神,
礼次玉帝,而在老聃宫太庙上。用牲牢、璧币,类于天地神祇。”玄宗亲祀之。
如有司行事,即宰相为之。肃宗乾元三年初春,又亲祀之。初,9宫神位,四时改
位,呼为飞位。乾元之后,不易位。

礼仪四

肃宗乾元二年春青阳戊寅,将有事于九宫之神,兼行藉田礼。自明凤门出,至
聊城门,释軷而入坛,行宿斋于宫。辛丑,礼毕,将耕藉,先至于先农之坛。因阅
耒耜,有雕刻文饰,谓左右曰:“田器,农人执之,在于节约,岂文饰乎?”乃命
彻之。下诏曰:“古之太岁,临御天下,莫不务农敦本,保俭为先,盖用勤身率下
也。属东耕启候,爰事藉田,将欲劝彼蒸人,所以执兹耒耜。如闻有司所造农器,
妄加雕饰,殊匪典章。况绀辕缥軏,固前王有制,崇奢尚靡,谅为政所疵。靖言思
之,良用叹息,岂朕法尧舜、重茅茨之意耶!其所造雕饰者宜停。仍令有司依农用
常式,即别更动,庶万方黎庶,知朕意焉。”翌日丁巳,致祭神农业余大学学帝氏,未来稷配享。
肃宗冕而硃纮,躬秉耒耜而九推焉。礼官奏天子合叁推,今过礼。肃宗曰:“朕以
身率下,自当过之,恨不能够终于千亩耳。”既而伫立久之,观公卿、诸侯、王公已
下耕毕。

天宝陆载首阳,诏大祭拜骍犊,量减其数。肃宗上元元年闰12月,改元,制以
岁俭,停中型小型祠享祭。至其年桂月,复祠文宣于太学。永泰二年,春夏累月大旱,
诏大臣裴冕等拾余名,分祭川渎以祈雨。礼仪使右常侍于休烈请依然祠风伯、云神于国门旧坛,复为中祠,从之。

开元7年7月乙未,皇太子诣国学,行齿胄之礼。开元十一年,春秋二时释奠,
诸州宜还是用牲牢,其属县用酒脯而已。十玖年嘉月,春秋二时社及释奠,天下州
县等停牲牢,唯用酒脯,永为常式,二104年7月,始移贡举,遣礼部军机大臣姚奕请
进士帖《左传》、《礼记》,通伍及第。二拾伍年六月,敕:“明经自今已后,贴
十通五已上;口问大义10条,取通6已上;仍答时务策三道,取粗有文科理科者及第。
贡士停帖小经,宜准明经例试大经,帖10通四,然后试随笔及策,讫,封所试随想及策,送中书、门下详覆。”二十6年孟阳,敕:“诸州乡贡见讫,令引就国子监
谒先师,学官为之开讲,责问疑义,有司设食。弘文、崇文两馆学生及监内得进士,
亦听预焉。”其日,祀先圣已下,如释奠之礼。南宫5品已下及朝集使,就监观礼,
遂为常式,每年行之于今。

玄宗开元二十二年开岁,诏曰:“古圣帝明王、岳渎海镇,用牲牢,余并以酒
脯充奠祀。”二十三年端阳,诏:“自今已后,明衣绢布,并祀前17日预给。”戊辰,诏:“自今已后,有大祭,宜差少保、特进、开府、太守、少傅、军机大臣、太尉大夫摄行事。”天宝六载初春,诏:“三皇、伍帝,于首都置令,丞。”7载二月,
诏:“三皇已前皇上,宜于新加坡共置庙官。历代君主肇迹之处,德业可称者,忠臣
义士、孝妇烈女,所在亦置1祠宇。晋阳真人等并追赠,得道升仙处,度法师永修
香火钱。”玖载2月,处士崔昌上《大唐各行各业应运历》,以王者五10代而一千年,请
国家承周、汉,以周、隋为闰。1011月,敕:“唐承汉后,其周文王、汉高祖同置
一庙并官吏。”拾贰载十月,以魏、周、隋依然为3王后,封韩公、介、酅公等,
还是伍庙。

玄宗御极多年,尚长生轻举之术。于阳江殿立真仙之像,每中夜夙兴,焚香顶
礼。天下名山,令道士、中官合炼醮祭,相继于路,投龙奠玉,造精舍,采药饵,
真诀仙踪,滋于岁月。

初,老聃宫成,命工人于圣堂山采白石,为玄元圣容,又采白石为玄曾子容,
侍立于玄元之右。皆依王者衮冕之服,缯彩珠玉为之。又于像设东刻白石为孙铎甫、
陈希烈之形。及林甫犯事,又刻石为杨国忠之形,而瘗林甫之石。及希烈、国忠贬,
尽毁瘗之。

8载10月,玉芝产于安庆殿。先是,邹峄山人李浑称于Saturn洞仙人见,语老人
云,有玉版石记符“天子长生久视。”令里胥中丞王鉷入山洞,求而得之。闰四月2二十四日,玄宗朝太清宫,加圣祖玄元太岁尊号曰圣祖大道玄元太岁,高祖、太宗、高
宗、中宗、睿宗尊号并加“大圣”字,皇后并加“顺圣”字。1三十一日,玄宗御含元殿,
加尊号曰开元天宝圣文神武应道圣上。大赦。自今已后,每至禘祫,并于老子@宫圣
祖前设位序昭穆。四面山封神应公,水星洞改嘉祥洞,所管华阳县改为真符县。两
京及10道一大郡,置真符玉芝观。玖载二月,先是,都督大夫王鉷奏称明秀山人王
玄翼见玄元圣上于宝山洞中。乃遣王鉷、张均、王倕、韦济、王翼、王岳灵于洞中
得玉石函《上清护国经》、宝券、纪箓等,献之。

古典法学原版的书文赏析,本文由小编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证明出处

二年华岁甲子,加玄元天皇尊号“大圣祖”三字,崇玄学改为崇玄馆,学士为
学士,教授为直博士,更置大学士员。六月甲子,亲谒玄元宫,圣祖母益寿氏号先天太后,仍于谯郡置庙。尊皋繇为德明国王,凉武昭王为兴圣天子。西京玄元庙为
太清宫,东京为太微宫,天下诸州为紫极宫。6月,谯郡紫极宫宜准西京为老聃宫,
后天太皇及太后庙亦并改为宫。叁载八月,两京及满世界诸郡于开元观、开宝寺,以
金铜铸玄元等身天尊及佛各1躯。7载十月,于吉安殿修功德处,玉芝两茎生于柱
础上。7月,玄宗御兴庆殿,授册尊号曰开元天宝圣文神武应道太岁。十10月,以
玄元太岁见于朝元阁,改为降圣阁。改南丰县为昭平鲁区,改会昌山为昭应山。封昭
应山神为玄德公,立祠宇。

天宝元年,明经、进士习《尔雅》。九载10月,国子监置广文馆,知进士业,
大学生、教授各一个人,秩同太学学士。十二载二月,诏天下举人不得充乡贡,皆补学
生。四门俊士停。

太宗贞观10肆年春春王甲午,命有司读春令,诏百官之长,升太极殿列坐面听
之。开元二十六年,玄宗命太常卿韦绦每月进《月令》1篇。是后每孟陬视日,玄
宗御宣政殿,侧置一榻,东面置案,命韦绦坐而读之。诸司官长,亦升殿列座而听
焉。无序,罢之。乾元元年十七月戊戌白露,肃宗御宣政殿,命太常卿于休烈读春
令。常参官5品已上正员,并升殿预坐而听之。旧仪,岳渎已下,祝版御署讫,北
面再拜。注明一年,有司上言曰:“伏以君主父天而母地,兄日而姊月,于礼应敬,
故有再拜之仪。谨按伍岳视三公,四渎视诸侯,皇上无拜公侯之礼,臣愚以为失尊
卑之序。其日月已下,请依然仪。5岳已下,署而不拜。”制可,从之。

春天、中秋二时戊日,祭太社、太稷,社以勾龙配,稷以后稷配。社、稷各用
太牢1,牲色并黑,笾、豆、簠、簋各贰,铏、俎各三。大雪,朝日于国城之东;
寒露,夕月于国城之西。各用方色犊壹,笾、豆各4,簠、簋、、俎各一。夏正吉亥,祭帝社于藉田,天皇亲耕;淑节吉巳,祭先蚕于公桑,皇后亲桑。并用太牢,
笾、豆各玖。将蚕日,内侍省预奉移所司所事。诸祭奠卜日,皆先卜上旬;不吉,
次卜中旬、下旬。筮日亦如之。其先蚕壹祭,节气若晚,即于节气后取日。小雪后
丑,祀云神于国城西南;小暑后申,祀云神于国城西北;春分后辰,祀灵星于国城
东北;白露后亥,祀司中、司命、司人、司禄于国城西北。各用羊1,笾、豆各二,
簠、簋各一。星回节晦,堂赠傩,磔牲于宫门及城四门,各用公鸡1。春日,祭马祖;
7月,祭先牧;南吕,祭马社;长至,祭马步。并于大泽,用刚日。牲各用羊一,
笾、豆各二,簠、簋各一。嘉平月藏冰,春日开冰,并用黑牡、秬黍,祭司寒之神于
冰室,笾、豆各二,簠、簋、俎各1。其开冰,加以桃弧棘矢,设于神座。

伍岳、肆镇、四海、4渎,年别一祭,各以5郊迎气日祭之。东岳岱山,祭于
祇州;东镇沂山,祭于沂州;黄海,于莱州;东渎大淮,于唐州。南岳骊山,于衡
州;南镇会稽,于越州;南海,于里斯本;南渎河水,于雍州。中岳龙虎山,于洛州。
西岳峨抚州,于华州;西镇吴山,于陇州;西海、西渎大河,于同州。北岳恆山,于
定州;北镇医无石夹沟,于营州;白海、北渎大济,于洛州。其牲皆用太牢,笾、豆
各四。祀官以当界太尉少保充。

伏惟九宫所称之神,即太壹、摄提、工布剑、招摇、天符、黄龙、咸池、太阴、
天壹者也。谨按《黄帝九宫经》及萧吉《五行大义》:“一宫,其神太一,其星天
蓬,其卦坎,其行水,其方白。二宫,其神摄提,其星天芮,其卦坤,其行土,其
方黑。三宫,其神太阿,其星天冲,其卦震,其行木,其方碧。四宫,其神招摇,
其星天辅,其卦巽,其行木,其方绿。五宫,其神天符,其星天禽,其卦离,其行
土,其方黄。6宫,其神黄龙,其星天心,其卦乾,其行金,其方白。7宫,其神
咸池,其星天柱,其卦兑,其行金,其方赤。8宫,其神太阴,其星天任,其卦艮,
其行土,其方白。九宫,其神天1,其星天英,其卦离,其行火,其方紫。”观其
统八卦,运输五型行,土飞于中,数转于极,虽敬事迎厘,不闻经见,而限定亭育,有
助昌时,以此两朝亲祀而臻百祥也。然以万物之精,上为列星,星之运维,必系于
物。贵而居民,则必统八气,总万神,斡权化于混茫,赋品汇于阴骘,与天地日月,
诚相参也。岂得医赖于敷祐,而屈降于等夷?

天宝10载1月25日,移黄帝坛于子城内坤地,将亲祠祭,坛成而止。

又据太师摄祀玖宫贵神旧仪:前八日,受誓诫于长史省,散斋二一日,致斋一日。
牲用犊。祝版御署,称嗣国王臣。圭币乐成。比类中祠,则无等第。今据《江都集
礼》及《开元礼》:蜡祭之日,大明、夜明二座及朝日、夕月,天皇致祝,皆率称
臣。若感到非泰坛配祀之时,得主晚报天之义。卑缘厌屈,尊用德伸,不以著在中
祠,取类常祀。此则中祠用大祠之义也。又据太社、太稷,开元之制,列在中祠。
天宝3载1月十二十五日敕,改为大祠,自后因循,复用前礼。长庆三年青女月,礼官献
议,始准前敕,称为大祠。唯御署祝文,称天子谨遣某官昭告。文义感到殖物粒人,
则宜增秩,致祝称祷,有异方丘,不以伸为大祠,遂屈尊称。此又大祠用中祠之礼
也。参之日月既如彼,考之社稷又如此,所谓功钜者因之以殊礼,位称者不敢易其
文,是前圣后儒陟降之明征也。今9宫贵神,既司水田和旱地,降福禳灾,人将赖之,追
举旧章,诚为得礼。然以立祠非古,宅位有方,分职既异其司存,致祝必参乎等列。
求之折中,宜有转换,稍重之仪,有认为比。伏请自今已后,却用大祠之礼,誓官
备物,无有降差。唯御署祝文,以国家为本,伏缘已称臣于天帝,无二尊故也。

敕旨依之,付所司。

显庆中,更定笾、豆之数,始一例。大祀笾、豆各十二,中祀各拾,小祀各8。

贞观之礼,无祭先代君王之文。显庆②年五月,礼部少保许敬宗等奏曰:“谨
案《礼记·祭法》云:‘圣王之制祀也,法施于人则祀之,以死勤事则祀之,以劳
定国则祀之,能御大灾则祀之,能捍大患则祀之。”又:‘尧、舜、禹、汤、文、
武,有功烈于人,及星星,人所敬重;非此族也,不在祀典’。准此,皇帝合
与日月同例,常加祭享,义在报功。爰及明代,并遵斯典。汉高祖祭法无文,但在此之前代迄今,多行秦、汉传说。始皇无道,所以弃之。汉祖典章,法垂于后。自隋已
下,亦在祠例。伏惟大唐稽古垂化,网罗前典,唯此1礼,咸秩未申。今请聿遵故事,三年一祭。以春天之月,祭唐尧于平阳,以契配;祭虞舜于河东,以咎繇配;
祭夏禹于安邑,以伯益配;祭殷汤于偃师,以伊尹配;祭西伯昌于邦,以太公配;
祭武王于镐,以周公、召公配;祭汉高祖于长陵,以萧相国配。

玄宗开元二十贰年冬,礼部员外郎王仲丘又上疏请行藉田之礼。二十三年正月,
亲祀农皇于东郊,以句芒配。礼毕,躬御耒耜于千亩之甸。时有司进仪注:“国王三推,公卿九推,庶人终亩。”玄宗欲重劝耕藉,遂进耕五10余步,尽垅乃止。礼
毕,辇还斋宫,大赦。侍耕、执牛官皆品级赐帛。玄宗开元二十六年,又亲向东郊
迎气,祀太昊,以木正配,岁星及3辰7宿从祀。其坛本在春明门外,玄宗以祀所
隘狭,始移于浐水之东面,而值望西宫。其坛10%,坛上及四面皆花青。伏羲臣坛在
西北。岁星已下各为一小坛,在青坛之北。亲祀之时,有瑞雪,坛下侍臣及百僚拜
贺称庆。

则天长安三年,令全球诸州宜教人民武装艺(Martial arts),每年准明经贡士例申奏。开元十九年,
于两京置太公尚父庙1所,以汉留侯张子房配飨。天宝六载,诏诸州武进士上省,先
谒太公庙,拜将帅亦告太公庙。至肃宗元夕元年闰6月,又尊为武成王,选历代良
将为10哲。

及八月朔上丁释奠,萧昕又奏:诸宰相元载、杜鸿渐、李抱玉及常参官、陆军
军将就国子学听讲论,赐钱五百贯。令京兆尹黎干造食。集诸儒、道、僧,申斥竟
日。此礼久废,一朝能举。10月,国子学成祠堂、论堂、6馆及官吏所居宇,用
钱四千0贯,拆曲江亭子瓦木助之。1日,释奠,宰相、常参官、军将尽会于教室,
京兆府置食,讲论。军容使鱼朝恩说《易》,又于论堂画《周易》镜图。自至德二载收两京,唯元春含元殿受朝贺,设宫悬之乐,虽郊庙大祭,只有登歌乐,亦无文、
武2舞。其时军容使鱼朝恩知监事,庙庭乃具宫悬之乐于讲堂前,又有教坊乐府杂
会,竟日而罢。30日,诏曰:“古者设官分土,所以崇德报功。总内署之纲,
事密于清禁;弘上庠之教,德润于鸿业。赋开千乘,礼序9宾。必资兼济之能,用
协至公之选。开府仪同三司、兼右监门卫御史、仍知观军容宣慰处置使、知内侍
省事、内飞龙闲厩使,内单体弓库使、知神策军兵马使、上柱国、冯翊郡开国公鱼朝
恩,温良恭俭,宽柔简廉,长才博达,敏识高妙。学究儒玄之秘,谋穷遁甲之精。
百行资身,一心奉上。自王室多故,云雷经始,伍原之北,以先启行;三河之表,
爰整其旅。成师必胜,每合于韬钤;料敌无遗,可征于蓍蔡。关洛既定,幽燕复开,
国外有截,厥功惟茂。历事3圣,始终极力。顷东都扈跸,释位勤王,时当缀旒,
节见披棘,下江助作者,甲令先书,社稷之卫,邦家是赖。及边防罢警,戎务解严,
方奖励于《易》象。文武兼备,所谓勋贤,亦既任能,斯焉命赏,宜膺朝典,式副
公议。可行内侍监,判国子监事,充鸿胪礼宾等使,封汉朝公,食邑贰仟户。”二
拾七日,于国子监上。诏宰相及中书门下官、诸司常参官、6军军将送上。京兆府
造食,内教坊音乐、竿木浑脱,罗列于论堂前。朝恩辞以中官不合知南衙曹务,宰
相、仆射、大夫皆劝之,朝恩固辞,乃奏之。宰相引就食。奏乐,中使送酒及茶果,
赐充宴乐,竟日而罢。元载奏状。又使中使宣敕云:“朝恩既辞不仅,但任知学生
粮料。”是日,宰相军将已下子弟三百余名,皆衣紫衣,充学生房,设食于廊下。
贷钱20000贯,陆分收钱,以供监官学生之费。俄又请青苗地头取百文资课以供费同。
旧例,两京国子监生二千余名,弘文馆、崇文馆、崇玄馆学生,皆廪饲之。105载,
上都失守,此事废绝。乾元元年,以兵革未息,又诏罢州县上学的儿童,以俟丰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