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节就要到了,广州市民今年想吃粽子,就得多花点钱,因为今年粽子的总体价格普涨1至3成左右。对广州人来说,这不是今年第一次听到食品涨价。

粮食价格高涨正让全球面临另一场“粮食危机”

不过,食品价格上涨实际上也是众多发展中国家民众都不得不面对的现实。在很多发展中国家,自今年以来,迅速上涨的食品价格将越来越多的人拖入贫困,迫使很多人放弃吃肉、水果乃至土豆。

1月16日,联合国粮农组织呼吁各国政府不要在粮价上涨时限制粮食出口,警告这可能推高全球粮价。此前一天,联合国粮农组织负责人曾警告,世界正面临另一场“粮食危机”。

截至目前,这一轮的食品价格上涨,虽然还比不上2008年的全球粮食危机,但其对普通民众生活的影响仍不容忽视。

自去年以来,因全球粮食大幅涨价,民众生活负担加重,多国引发抗议浪潮,甚至在某些国家引发骚乱,似乎在重演2008年的“粮食危机”。当然,目前断言“粮食危机”即将卷土重来还为时尚早;但不容忽视的是,粮食价格上涨及其所引发的粮食安全问题,已成为各国必须高度重视的重大挑战。

后果

中国古语云,“民以食为天”。粮价不断上涨,不仅危及普通民众的生活乃至生存,还可能引发社会动荡。因此,粮食安全是各国“牵一发而动全身”的重大问题。
专题文字:党建军

吃不起饭将致营养不良

现状

食品价格上涨再加上全球金融危机,使很多发展中国家的普通民众遭受双重打击,全球1亿人因此陷入贫困,一些国家爆发了大规模抗议活动。

联合国警告:

一些国家出现民众抗议

全球濒临“粮食危机”

今年4月,印度反对党组织10万民众在首都新德里游行示威,抗议食品价格上涨。去年11月以来,印度食品价格的年涨幅超过15%,眼下为17.22%。

1月25日,粮农组织负责人表示,世界正濒临另一场“粮食危机”,这也是有关“粮食危机”即将卷土重来的最新质疑,距上一次“粮食危机”还不到3年。

在巴基斯坦,反对党也组织了民众抗议食品价格上涨。在埃及,由于最近几周肉价上涨50%,引发大批民众在议会大厦外抗议,要求提高工资。

粮价指数创新高

在一些国家,为了应对食品价格上涨,不少人不得不少吃饭,这可能会导致营养不良。

如今,人们似乎正在遭遇与2008年“粮食危机”相似的情景:在阿尔及利亚、约旦等国的街头示威和政治动荡中,都可以看到粮价高涨的影子。

在2008年的国际粮食危机中,世界粮食计划署曾发现,某些国家的不少家庭一天少吃一顿饭或改吃玉米壳和其他低热量食物,“长此以往,这会导致慢性营养不良。”巴罗说。

2008年的“粮食危机”中,全球超30个国家爆发街头示威或骚乱。在海地,“粮食危机”引发大规模抢掠事件;在埃及,民众为争夺面包而大打出手;在亚洲的越南、南美洲的玻利维亚等国,爆发了抗议高粮价的示威活动。

“价格太贵了,我们只有少吃点,”35岁的西马·瓦尔米基和当司机的丈夫在新德里养育3个孩子。瓦尔米基一家现在吃不起肉、水果或鱼。

根据粮农组织1月发布的报告,全球粮食价格指数在2010年12月达到214.7点,超过2008年5月“粮食危机”期间最高纪录209.2点,创下1990年以来的历史最高位。

2008年,全球粮食危机曾席卷全球多个国家。到当年年底,粮食危机在美国和其他富裕国家逐渐平息,但在很多发展中国家,食品价格却几乎从未从2008年的最高位回落至正常水平。

据统计,自去年收获季节以来,国际市场上玉米、大豆和小麦的价格分别上涨了94%、51%和80%,三种主要粮食作物的价格已接近或超过30个月来的最高位。粮农组织总干事迪乌夫表示,世界正处在另一场“粮食危机的边缘”。

联合国粮农组织的食品价格指数(该指数包含了全球90个国家的谷物、肉类、牛奶和其他食品的价格)在今年3月上涨了22%,不过仍低于2008年的水平;但在一些亚洲国家,大米和小麦的价格则比2008年时还上涨了20%至80%。

涨价潮波及全球

“什么便宜就吃什么”

事实上,很多国家的民众深切感受到粮价高涨的影响。

从亚洲的巴基斯坦到南美洲的阿根廷,迅速上涨的食品价格正在重创众多普通家庭,使不少人吃不起肉、水果乃至土豆,将越来越多的人拖入贫困,引发政治紧张局势。而在一些最贫困的国家,食品开支甚至占到家庭收入的70%。

在印度,粮价上涨成为通货膨胀的主要动因,作为印度家庭的必备食材,洋葱价格在几个月内暴涨3倍,和一年前相比则涨了6倍,达每公斤65卢比,以致爆发“洋葱危机”;在印尼,烹调必备品辣椒的价格在过去一年涨5倍,涨至每公斤约10万盾;在阿尔及利亚,面粉、白糖、油等基本食品的价格暴涨引发了近期的国内骚乱。

35岁的马吉丹·贝古姆是巴基斯坦木尔坦市的家庭主妇,有5个孩子。她说,一袋做面包用的面粉的价格现在是两年前的两倍,而这是他们家的主食,家里已经吃不起肉和水果了。

受到粮价上涨影响的不只是发展中国家。在美国,小麦价格在去年5月~11月间上涨近90%。小麦等粮食价格的上涨引起食品价格的连锁反应,一些食品商或明或暗地提高零售价。在英国,食品价格达到1976年来的最高水平。

根据世界粮食计划署的数据,在西非的毛里塔尼亚,大米价格在今年前三个月翻了一番;同一时期,玉米的价格在津巴布韦上涨了59%,在莫桑比克上涨了57%。

“粮价不断上涨将意味着,越来越多的人会挨饿,街头抗议活动会增加。”世界银行的投资机构国际金融公司农业部首席经济学家亨利说,“如果我们看看一个家庭的基本粮食篮子就会发现,目前的状况与2008年时相比没有多大差别。”

在民主刚果共和国首都金沙萨,马米·孟加买一箱鱼要花25美元,而一年前只要10美元;一袋25公斤装大米的价格也翻了一番,高达30美元。

上涨势头仍未停止

“以前,我们一周吃三次肉,现在,运气好的话一周可以吃上一次。”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的马尔塔说,45岁的马尔塔有两个孩子,“吃番茄?提都别提,什么东西最便宜我们就吃什么。”

进入2011年以来,全球粮价上涨的势头并未停止。近一段时期以来,澳大利亚饱受洪水袭击,拉丁美洲多国则遭遇极热天气,这些都影响到澳大利亚、巴西、阿根廷等粮食生产大国在2011年的粮食收成,增加了粮价继续上涨的压力。

原因

美国农业部1月调低了对2011年全球主要农作物产量的预期,并预计粮价会在2011年上半年继续走高,推动食品通货膨胀,美国2011年的食品价格通胀则会达到2%~3%。联合国粮农组织在1月也警告说,除非全球粮食产量在2011年显着增长,否则粮食价格将继续居高不下,并危及全球经济复苏进程。

天气+金融危机+生物燃料

影响

一些国家表示,食品价格的上涨原因在于天气影响了粮食收成,而且生物燃料消耗了大量粮食,也推动了粮食价格的上涨。但也有人认为,发展中国家食品价格的上涨原因很复杂。

粮价暴涨:

有些国家因遭受自然灾害的打击而导致粮食大幅减产。比如世界最大的大米出口国泰国眼下正经历近20年来最严重的旱灾,可能导致新一季收成比预期下降6成。

穷人挨饿 社会动荡

有些国家或地区的内战和其他冲突也破坏了粮食供应。在一些依赖进口粮食的国家,由于本国货币疲软,导致食品价格猛涨。全球商品价格的反弹,也推动了食品价格上涨。比如,由于亚洲市场对大豆的需求增长迅速,阿根廷等国扩大了大豆生产面积以增加出口。但与此同时,原本用来养牛的草地面积大幅减少,导致牛肉和其他食品产量下降,价格上升。

不论在哪个国家,粮食问题都是一个关系到所有人,尤其是普通民众重大而敏感的问题。粮价问题解决不好,不仅意味着大批民众挨饿,还蕴藏着引发社会和政治动荡的风险。

此外,全球金融危机重创了某些国家的农业生产,由于农民难以获得贷款购买种子和其他生产资料,结果加剧了粮食短缺问题。

饥饿人口或再增

对此,世界粮食计划署发言人巴罗表示,由于运费高昂,竞争有限,穷国的食品价格往往难以很快回落。

粮食价格飙涨,首先受伤最深的总是各国穷人,他们必须从本就不多的收入中拿更多的钱购买生存所必须的食物。在2008年“粮食危机”中,粮食计划署官员表示,粮价上涨如同一场“无声海啸”,迫使1亿多人口退回到挨饿境地。当时,在海地,大米等主要食物价格暴涨,导致许多民众食不果腹,一些穷人甚至靠吃泥土制成的饼干填饱肚子,还有人到垃圾堆里找吃的。

应对

世界银行的统计数据显示,在2008年的“粮食危机”期间,全球约有8亿人挨饿;到了2009年,这一数字超过了10亿。2010年9月,粮农组织和粮食计划署称,全球饥饿人口到2010年年底预计为9.25亿人,比2009年减少9800万人。但粮农组织同时警告,如果粮价上涨势头持续下去,全世界饥饿人口的减少将受到影响。

控制食品价格增加粮食产量

虽然目前还没有准确的统计数字,但可以预计,当前不断上涨的粮价已经迫使,并将继续迫使很多穷苦民众再度挨饿,而全世界饥饿人口在经历大幅减少之后可能再度增加。

面对食品价格不断上涨的局面,各国政府纷纷出招,但效果如何仍有待观察。

高粮价引民众抗议

针对阿根廷国内大豆种植面积扩大、肉类产量下降的问题,阿根廷政府出台了一系列政策,限制出口,控制超市肉类、小麦和玉米的价格,向食品生产商提供补助,为工人加薪,这些举动暂时缓解了食品价格上涨对民众生活带来的负面影响。不过,为了应对政府的干预政策,阿根廷牛肉生产商也减少了肉牛数量。

当普通民众连基本生存都无法保证时,将不得不走上街头抗议,社会动荡等局面就无法避免。就此,世界银行、联合国粮农组织高官以及法国总统萨科齐均发出警告。

委内瑞拉目前的通货膨胀率高达30.4%,位居世界第一。委内瑞拉政府制定了控制食品价格的政策,逮捕了一些违反政策的店家,然而,政府的政策却导致牛肉、糖、玉米面和黄油等食品出现短缺,迫使政府不得不允许某些商品的价格今年可上涨20%。

世界银行行长佐利克表示:“鉴于食品支出在最贫困国民众的家庭开支中占据相当分量,因此,粮价大幅上涨再度成为危及全球经济增长与社会稳定的因素。”

对于印度等国来说,食品价格的上涨则突显了一个更加根本的问题:如何确保粮食产量能够跟上快速增长的人口。据报道,印度粮食价格的此次上涨部分原因在于,印度农村人口对粮食需求的增加。由于印度政府采取了减免债务、创造就业等计划,很多印度农民的经济状况改善,有更多钱购买食物。

粮农组织总干事长迪乌夫则在24日警告说:“粮食不安全对世界最贫困人口的影响最大,将在一些国家引发政治动荡,危及世界和平与安全。”

但在专家看来,从长远考虑,如果印度要想满足其人口的粮食需求,就必须增加粮食产量。目前,印度的人口已经超过了11亿,而且还在快速增长。

就目前看,高粮价引发的抗议活动仅限于阿尔及利亚等少数几个国家,还没有出现2008年时超过30个国家爆发粮食抗议的局面。就亚洲国家来说,目前尚未出现粮价高涨引发的抗议,这主要是因为亚洲多国的主食大米价格在过去一年中保持了相对稳定。

但如果粮价上涨的势头未得到及时遏制,肯定会有越来越多的穷人生计受到影响,并进一步引发社会动荡。对此,亚洲各国已经提高警惕,开始广积粮。

幕后

粮价暴涨

四大原因

引发新一轮粮价大涨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既有极端天气因素,也有限制粮食出口的因素;既有粮食期货市场的投机因素,也有生物燃料与穷人争抢粮食的因素。

极端天气:

导致粮食歉收

2008年的粮食危机期间,澳大利亚的粮食歉收是危机起点。而目前粮食涨价潮的起点,则是2010年夏季俄罗斯的粮食歉收。值得注意的是,不论是2008年的粮食歉收,还是2010年俄罗斯的粮食歉收,主要原因都是极端天气。

去年夏季,作为全球第三大小麦出口国的俄罗斯遭遇近40年来最严重干旱,导致其近20%的耕地绝收,小麦产量减少2成以上,直接导致俄罗斯政府出台谷物出口禁令,推动国际市场小麦价格大幅上涨,一度引发世界对新一轮粮食危机的恐慌。该事件再次凸显了极端天气对粮食价格的影响力。

如今,澳大利亚和阿根廷等粮食生产大国再次遭遇极端天气,势必对粮食价格的走势产生负面影响。在全球第二大玉米出口国、第三大大豆出口国阿根廷,拉尼娜现象导致天气持续炎热,引发严重旱情,玉米及大豆的产量也不容乐观。

联合国粮农组织专家已经警告说:“如果阿根廷的干燥天气演化成干旱,或者北半球小麦大规模冻死,全球粮食价格可能继续上涨。”

限制出口:

扩大危机规模

如果说极端天气是推动粮价上涨的“天灾”因素,那么,一些国家限制粮食出口的政策则是“人祸”因素。

2008年粮食危机期间,阿根廷、俄罗斯等粮食生产大国就通过冻结粮价、削减以及禁粮出口保证国内粮食供应;越南、泰国、印度等主要大米出产国也为保证国内供应而限制大米出口,导致大米价格大幅上涨,引发多国爆发抗议活动。

今年1月,为控制国内食品通胀,印度宣布将停止出口大部分食物产品。作为世界第二大大米产国、第三大小麦产国和第七大玉米产国,印度的粮食出口限制政策势必对国际粮价产生负面影响,引起了各方关注。在如今的粮价大幅上涨的大背景下,粮食出口大国是否能够克制其限制出口的冲动,再度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世界贸易组织总干事拉米24日表示,对粮食的出口限制恶化了全球粮食问题。

联合国粮农组织官员26日就呼吁各国政府不要在粮价上涨时限制粮食出口,称“在某些情况下,各国政府为消除粮价危机影响而仓促出台的措施事实上扩大了危机规模,加剧危机对粮食安全的影响。”

生物燃料:

与穷人抢饭碗

谈及当前的粮食价格上涨问题时,很多人还谈到了生物燃料的因素。

在一段时期内,油价的长期高位运行,让生物燃料成为多国的宠儿,但没有多久,世界就发现,看似环保的生物燃料,实际上是在抢夺穷苦人的饭碗,是一个消耗主要粮食作物的无底黑洞。

2008年的粮食危机期间,世界银行公布的报告称,美国与欧盟大力开发的生物燃料,对当时粮价上涨“贡献”最大,相当于推动粮价同期上涨了75%。这份报告使生物燃料备受争议,但美欧仍然利用其丰富的粮食资源,继续大力发展生物燃料。

对于富裕国家来说,生物燃料会使其能源供应实现多元化,减少对石油的依赖;但对穷国和粮食进口国来说,却意味着他们的粮食来源可能被蚕食。从长远看,生物燃料的发展会成为推高粮价的一大因素。

投机资本:

助推粮价上涨

当然,粮价的上涨背后,往往有资本市场的投机性炒作。

2010年夏季,俄出台限制粮食出口政策后,国际市场小麦价格大幅上涨。对此,世界银行曾指出,投机者可能是粮食价格波动的短期推动者。还有专家明确表示,2010年夏季小麦期货价格的疯狂涨跌背后,最大推手就是投机资本。回顾2008年粮食危机,国际资本的投机性炒作,同样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

就此,粮农组织总干事近日呼吁制定规则,采取新的透明监管措施,遏制粮食价格上涨背后的投机行为。

法国总统萨科齐也在24日表示,全球正在携手监管国际金融市场,但对于粮食期货市场的监管仍是空白。

应对

改革粮食体系

加强国际合作

从全球角度看,解决粮食问题不仅需要各国、尤其是穷国自身的努力,更需要国际社会的通力合作。

粮食安全:长期性大问题

从2008年的“粮食危机”到最近的粮价高涨,时隔仅仅3年。这也意味着,2008年以来国际社会为化解粮食危机所采取的对策虽然起到了一定作用,但效果却是暂时的。换个角度来说,对任何国家来说,仅为化解一时的粮食危机或粮价上涨而采取临时的对策是不够的。因为,粮食安全是一个长期性的大问题,必须从长远角度考虑长远对策。

1月24日,英国官方研究机构报告说,全球粮食系统在今后40年里将面临人口增长等因素带来的巨大压力。报告称,预计到2050年,全球人口将超过90亿,这将导致巨大的粮食需求;按实值计算,一些主要粮食的价格在未来40年内将上涨50%~100%。粮农组织则预计,未来40年,全球粮食产量需要增加70%,在发展中国家需要增长100%,才能满足人口增长的需要。

这些数字表明,在未来很长时间内,巨大的人口数量将使全球粮食需求一直面临巨大的压力,也使得粮食安全问题一直都需要高度关注。

政治意愿:化解危机的动力

为了解决粮价上涨问题,各国已纷纷采取对策。在印尼,政府宣布从今年1月开始,取消大米、面粉、玉米和饲料的进口税。在阿尔及利亚,为了平息民众抗议和骚乱,政府临时取消对糖和食用油的进口关税。考虑到极端天气、限制出口、生物燃料等推高粮价的主要因素,要解决粮价上涨问题,还需国际社会的密切合作。

根据粮农组织的预计,在未来40年内,为了提供人口增长所需要的粮食产量,发达国家需要每年向发展中国家提供440亿美元的官方农业援助资金,另外,每年还需要增加600亿美元~2000亿美元的私人资本。

对此,英国官方研究报告也指出,要解决粮食安全问题,最需要的不是科学或研究,而是政治意愿。报告称,当前的粮食生产体系“基本上是不可持续的”,存在过度利用土地资源和化学燃料的问题,无法满足世界人口需要;因此,须对粮食生产体系进行重大变革,即使在环境遭到破坏的情况下,也可用现有耕地生产可满足世界人口需求的粮食。

全球应对:G20首议粮食

金沙网上娱乐,法国总统萨科齐近日表示,在今年的G20峰会上,粮食安全问题将首次列入会议议程,G20成员国农业部长将召开一次特别会议,就如何遏制粮价上涨向各国领导人提出建议。

萨科齐表示,法国将与其他成员国共同努力,制订统一规章以加强对国际粮食期货市场秩序的监管,并将国际粮食期货市场的数据公开化、透明化,抑制粮食价格过度波动,平息有关投机者正在操作世界基本粮食产品价格的担忧。G20会议还可能讨论建立更大规模的粮食储备,推动发达国家削减农业补助。

对G20峰会来说,粮食安全问题既是一个重大机遇,也是一个重大挑战。在应对全球金融危机中走上世界舞台中心的G20曾经密切合作,走出危机低谷,但随着世界经济形势的好转,各国的合作意愿也开始减弱。在此背景下,粮食安全问题可能会成为团结G20的黏合剂,使G20获得新的前进动力。就化解目前的粮价上涨问题而言,G20不失为一个有益的平台。

相关文章